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必赢】

百家楽专业团队

【GGAD】我们普通的爱情故事

百家楽【GGAD】我们普通的爱情故事

  *一发完/糖/写了大概邓布利多和黑魔王在一起被魔法世界接受也很困难的故事,可是日子还是普通的过……

  似乎大家也逐渐开始接受魔法世界的黑魔王和白巫师是一对这件事,但是过程并没想象的那么顺利。

  在一开始黑魔王公布自己和邓布利多关系的时候,人群中质疑的声音就像是蚊子不停的嗡嗡叫,吵的黑魔王格林德沃十分的烦躁,恨不得给他们人人一个阿瓦达索命才好。

  那段日子的邓布利多也并不好过,因为和格林德沃的亲密关系曝光以及为了最后黑魔王和魔法部签下所谓的和平条约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从被世人敬仰的英雄被辱骂成背叛者也只是短短几天的工夫。如果说曾经他们把邓布利多当作救世主,而今就是把邓布利多当做了肮脏的背叛者,甚至是黑魔王的同谋。

  就连邓布利多最热爱的在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工作甚至都被逼迫停止。

  虽然魔法部忌惮黑魔王,不敢对邓布利多做些什么,可是预言家日报倒是没有畏惧黑魔王的恐怖,毕竟他们认为黑魔王已经和魔法部签订了生效的牢不可破的条约,一旦格林德沃再伤人就会被送到阿兹卡班监禁终生。

  预言家日报显然不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可以用舆论去迎头痛击黑魔王是多少人会觉得痛快的事情,预言家日报的报社社长摩拳擦掌,他不会错过任何有价值的新闻,这次也不会。

  那段时间的预言家日报像是刮起了一阵讨伐邓布利多的风潮,倒是像大家都忘了格林德沃才是真正的黑魔王一样。

  黑魔王虽是恐怖,却也堵不了千万人的嘴巴,他无法给每一个人一个阿瓦达索命,他和魔法部签下的和平合约不能允许,邓布利多也不会允许。

  伦敦的深冬,冷的紧呢,不过邓布利多却在这个季节变得极为贪睡,也是出乎他的意料的,他本是畏寒,过冬倒成了每年都挺痛苦的事情。

  邓布利多喉咙里咕哝一声,他拉伸了下被压了一夜的有些麻木的胳膊,伦敦的晨光把这个局促的房间柔和的蒙上了一层软软的薄纱。邓布利多睁开眼睛,眼皮似乎有千斤重,他的身体每一块肌肉都是酸痛的,这让他不得不抱怨身后的男人昨天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邓布利多面上的温柔笑容还是出卖了他,他的身体虽是疲惫,但是此时倒是爽利,显然是在他昨晚累到睡去时候被男人认真的清理过了才是。

  身后男人似乎还没有醒,仍旧从背后把他搂的密不透风。伴随着邓布利多的咕哝,男人在他的背后稍微动了动身体,嘴里像是要被吵醒的不耐烦嘀咕着什么,他们血盟的瓶子的项链坠挂在男人脖子上,就这么滑落到了邓布利多的锁骨位置。

  邓布利多迷迷糊糊的下意识低头盯着那个小小的瓶子,这血盟的瓶子倒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身后男人的胸膛位置,此时邓布利多注视着它倒觉得陌生起来。

  毕竟它和身后的男人都才回到邓布利多身边没有多长时间。这总有点失而复得的意思。

  他舒服的喟叹一声,从男人圈的紧紧的铁臂中钻了出来,并且没忘了在男人的怀里塞进去一个枕头。

  他环顾这个局促的房间,明明是他熟悉的地方,却像是被人入侵了一般,到处都是另一个人的生活痕迹。哥特风的大衣就搭在椅子背后,桌上还摊着昨晚这男人吃剩了一半的比比多味豆。

  于是他们分享了一个耳屎味道的亲吻,这听起来真的很恶心。邓布利多甚至怀疑自己的牙根处还有那耳屎的味道根深蒂固,久久不去。

  晨光微曦之时,邓布利多回头注视着那抱着枕头睡得深沉的还流着口水的曾经的恋人格林德沃还有点难以置信。

  邓布利多捂住脸,他真的这么想了么?直到厨房里飘出好闻的可可甜香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赖床似乎过了太长的时间。

  他甚至是从容的上完了最后一堂课,仍旧是温和的,没有一丝怨怒的,他甚至向同学道了歉,还打趣说霍格沃茨的教授总是会被停职几次的,他这是正常现象。

  邓布利多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霍格沃茨的校园,然后他噗嗤的笑了出来,想自己到底是不能太过潇洒。不过想起刚刚委员会会长的那张被他怼的极为不爽的臭脸让他很是开心。

  他只带走了一些文件,其他的东西仍旧放在他的办公室里,放在原位,像是没有人离开过。因为他有预感自己总会回来。

  隔着霍格沃茨的铁艺的大门,那个白发男人正在低头来回的踱步,脚底下的草皮都像是要被他脚上的皮靴磨秃。

  他仍旧维持在那个墓地演讲的装扮,哥特风的大衣配着贴身的马甲,在胸膛毫无顾忌的挂着的他们血盟的瓶子吊坠随着他的动作在他的胸前摆动。

  邓布利多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他的唇角自顾自的往上翘,连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在被停职的时候还能够笑得出来。

  他不合时宜的想象眼前的男人白发直立像是一只白头鹦鹉,正在低头踱步的寻找着脚下泥土里的昆虫。

  邓布利多还记得这是他们结束了剑拔弩张气氛,彼此收好魔杖之后他说的第一句线

  邓布利多突然像是幽灵一样的飘忽到格林德沃的身前的时候,对方还在神游,紧紧皱着眉头的黑魔王被猝不及防出现的曾经的老情人吓了一跳。

  “邓布利多…我…”格林德沃蓦然抬头,他还没有准备好要说些什么。逆着光站立的邓布利多看不清表情,这让格林德沃多少加重了心下的疑虑。

  他的话到了嘴边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他能说什么呢,因为他黑魔王的身份给自己的恋人带来了诸多麻烦,还害他被停职,被世人辱骂,而且他们甚至分开了整整二十年,即使是他们年少时候的那场爱恋也不能称之为纯粹,为了他们伟大的事业。

  邓布利多的视线上下打量着那张不再年轻的中年人的脸,上面写满了别扭的尴尬的逃避的情绪,那双异色的眸子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还有我以为你打算和我一起住的。不过看起来你没有这个打算…也对,毕竟你在纽蒙迦德还有个城堡…我的公寓实在是简陋…”

  邓布利多在说到这句的时候,看见眼前的本来低着头的黑魔王睁大了那双异色的眼睛。

  邓布利多正看着报纸上头版竟然登出了预言家日报的社长的桃色绯闻,那上面的活动照片竟然是报社社长赤裸的只遮住重点部位的一张照片,这让他嘴里的热可可险些喷了出来。

  这样意外的新闻让他皱起了眉,他当然不会认为是预言家日报的社长脑子出了毛病。

  在格林德沃含糊着转移话题的时候,他暗自想,绝对不能让邓布利多知道还有关于学校委员会会员们的那些恶作剧。

  在很多很多年以后,有霍格沃茨的学生读到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传记的时候都会为他们两人的事迹而深深着迷。他们的传记总是绑在一起出售,当然因为他们本就是一对。这关系让人更加的津津乐道。

  邓布利多是最伟大的霍格沃茨的校长,他也是最伟大的白巫师。他阻止了曾经的黑魔王毁灭半个欧洲的行为,并且促成了当时的和平条约签订,后又成功摧毁了不能说出名字的神秘人的阴谋。

  格林德沃是一名黑巫师,曾经的黑魔王,差点毁掉半个欧洲,却仍旧是魔法世界的传奇人物。在被邓布利多牵制后和魔法部签订和平条约,后一直担任英国魔法部的特别顾问,解决了数起魔法世界的危机,更是最终杀死了不能说出名字的神秘人,平息了魔法世界的争斗。




百家楽联系我们

电话:百家楽,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

邮箱:百家楽,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

地址:百家楽,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
 


微信名:百家楽,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
微信号:百家楽,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

Copyright © 2014-2016 百家楽路单分析方法|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百家楽赢钱窍门|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楽路单分析软件|百家楽怎么看路单|百家楽路单汇总|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玩百家赢钱10注技巧|百家楽手机版下载 版权所有     百家楽路单分析方法|百家楽路子计算方法|百家楽赢钱窍门|百家楽怎么玩法|百家楽路单分析软件|百家楽怎么看路单|百家楽路单汇总|百家庄闲下注技术密决|玩百家赢钱10注技巧|百家楽手机版下载